辽宁法制报社主办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 辽宁法制报2014公益之旅——如新·V愿望公益接力
观察
27年前,遭劫持的飞机从东塔机场起飞
发布日期:2010/12/9 20:53:00    来源:辽宁法制报  记者 杨清林  

  坐标定位

  东塔机场位于沈阳城东部,以其附近就是古城盛京著名的四塔之一永光寺东塔得名。东塔机场建于1920年,自建成以来就一直被当做一个重要的空军基地来使用,新中国成立后,军委民航局重点扩建沈阳东塔机场,使之成为东北地区的主要机场。1950年,东塔机场被改作军民合用机场。
  1983年5月5日,从东塔机场载客105名飞往上海的中国民航班机296号,自沈阳东塔机场起飞后,被机上乘客卓长仁等6名持枪歹徒采用暴力和威胁的方式劫持。
  “五·五”劫机事件是新中国第一起重大劫机案,震惊国际。

  身世

  东塔机场是东北最早的机场

  1920年直皖战争爆发,张作霖联直倒皖,率兵入关,打垮了皖系段祺瑞,奉直两系掌握了北京政权,瓜分了段祺瑞的家底。张作霖从皖系空军中分得8架飞机,成为筹建奉系空军的家底。同年8月29日,张作霖在奉天省城设立东三省航空筹备处,10月16日,将东塔以东200米原农业实验场空地征用,修建土质跑道及航空处办公楼、员工宿舍和南北两座简陋飞机库。由此,东塔机场成为东北地区最早的机场。
  1922年9月1日,东三省航空学校在东塔机场正式成立,张学良任校长。1924年夏,张学良主持扩建东塔机场,第二年,他又将东三省航空处扩充,改称为东北航空处,并不惜重金从德国、意大利、法国购买了一批最新型飞机,将东北空军编为飞龙、飞虎、飞鹏、飞鹰、飞豹5个航空兵队。东北空军成为当时中国力量最雄厚的一支新式空军,东塔机场的飞机数量也不断增加,至1926年,达到200多架,发展成为东北地区规模最大的机场。
  “九一八”事变后,日本空军占领了东塔机场,从那时起,东塔机场成为侵华日军的空军基地。
  1945年8月19日,伪满洲国皇帝溥仪在东塔机场被苏军俘虏。
  新中国成立后,军委民航局修复部分日伪时期遗留机场,重点扩建沈阳东塔机场,完善通讯导航设施,这个机场就成为东北地区的主要机场。

  过程

  “五·五”劫机事件前后

  1983年5月5日上午,沈阳市公安局接到报警:沈阳体育学院保卫处的安伟建、姜洪军失踪,同时发现放在保卫处铁柜里的枪支也不见了。就在警方对丢枪事件进行调查的时候,又发生一起投毒未遂案。
  沈阳体育学院一位领导向警方反映:“早晨8点多钟,我在办公室里沏了一杯茶,喝的时候感觉很苦,就将茶水倒进痰盂里。随后发现茶叶盒里有白色粉末。”此后,体育学院保卫处的李茂德也在茶叶里发现白色粉末。经过公安机关检测,这些白色物质相当于三四级氰化钠。
  就在警方对这两起案件进行现场勘查时,轰动国际的“五·五”劫机事件发生了。当天10点49分,辽宁省机电设备公司汽车计划员卓长仁和姜洪军、安伟建、王彦大、吴云飞和高东萍(女)6人登上了由沈阳飞往上海的中国民航296号三叉戟飞机。
  当飞机起飞至渤海湾上空时,前舱六排的卓长仁突然站起来,拔枪扑向驾驶室,开枪射击门锁,犯罪分子一拥而入。卓长仁用手枪逼住机长,扬言带有烈性炸药。飞机被迫在渤海湾、沈阳、大连和丹东的上空盘旋后飞入了异国领空,迫降。飞机降落后,卓长仁等人又控制飞机和机上人员长达8小时之久。
  “五·五”劫机事件引起了国家有关部门的高度重视。公安机关把卓长仁如何把枪支带上飞机和沈阳体育学院投毒案件并案调查。
  5月15日,警方掌握一条重要线索:沈阳铁路局机械设备修配厂厂长刘玉福,为了购买汽车曾经给过吴淞环保厂的业务员王彦大一张空白转账支票。王彦大出逃前,这张支票一直没有返回。此外,刘玉福还从沈阳铁路局机械设备修配厂热处理室领取过氰化钠,并将其给了卓长仁。5月17日,沈铁公安处依法对刘玉福进行收容审查。
  据刘玉福交代,1980年6月,他认识了吴淞环保厂的业务员王彦大。1983年3月,刘玉福想要买辆汽车,王彦大介绍他认识辽宁省机电设备公司汽车计划员卓长仁。卓长仁让刘玉福开一张空白支票。刘玉福按要求办好了支票,但是汽车迟迟提不出来。3月20日,卓长仁又让刘玉福给弄点氰化钠,说是准备打猎时药山鸡和大雁用。刘玉福急于购买汽车,欣然应允,从本厂热处理室弄了一两氰化钠。
  这个卓长仁野心很大,早就和姜洪军、安伟建、王彦大、吴云飞和高东萍计划劫持飞机出去,认为可以有幸福生活。劫机必须有枪,于是卓长仁安排沈阳体育学院保卫处的安伟建和姜洪军利用值班的机会,盗走一把五一式手枪和两把美式手枪,以及30发子弹。
  临走之前,他们将氰化钠分别投放在沈阳体育学院的院长室和保卫处处长室的茶叶盒、水杯、暖瓶和药瓶中,企图制造混乱,以便给他们劫持飞机赢得时间。
  5月5日,卓长仁等人来到沈阳东塔机场,在未经过安检的情况下,直接登上了飞往上海的飞机……
  1983年11月11日,沈阳铁路运输人民法院以玩忽职守罪判处刘玉福有期徒刑3年。
  1983年12月20日,异国法庭以航空器运输安全罪判处卓长仁有期徒刑6年,姜洪军和王彦大有期徒刑5年,安伟建、吴云飞、高东萍有期徒刑4年。此后,卓长仁等人被送到台湾。
  1991年8月16日,卓长仁、姜洪军等人因投资期货买卖亏损,负债累累,绑架经营土地中介的台北市国泰医院副院长王欲明之子王俊杰。将人质杀害,勒索新台币5000万元。2001年8月10日,卓长仁、姜洪军被执行枪决。

  回声

  “哪见过这样的案子?”

  1983年,可以说是让现在已经步入中年的人们无法忘记的年代。这年的2月12日,沈阳发生了震惊全国的大案“二王事件”。就在沈阳警方按照公安部的部署查找“二王”下落的时候,让警方意想不到的“五·五”劫机事件接踵而至。
  自上个世纪六十年代初以来,国际上以暴力劫持民航飞机和破坏民航设施的事件频繁发生。为了制止这类恐怖行动、保卫国际民航安全,国际上有关国家先后签订了《东京公约》、《海牙公约》、《蒙特利尔公约》。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我国先后加入了这3个公约。此后不久,沈阳就发生了轰动世界的劫机事件。
  当时辽宁日报记者李宏林采访过“五·五”劫机事件,27年后,回忆起当年的情景,他很有感慨。
  “中国没有处理这类案件的经验,尤其辽沈警方,哪见过这样的案子,犯罪分子连飞机都敢劫持,他们得有多大胆子?再说那时的机票实在是太贵了,沈阳至北京的机票高达124元一张,所以乘坐飞机的,除了少数外宾外,大部分都是因公出差的高级领导干部。普通人坐不起飞机。谁能想到卓长仁他们来这手?”
  李宏林告诉记者,“五·五”劫机事件是新中国成立后罕见的重大恶性案件,国家紧急处置劫机领导小组的通报指出:“这个事件暴露了我们各方面的工作存在着许多问题和漏洞:首先是机关严重不纯,干部人事工作中存在许多问题;其次是不少干部思想麻痹,敌情观念淡薄,甚至到了麻木不仁的程度;再就是这次劫机事件也暴露了我们公安队伍涣散无力,治安保卫工作上有许多弱点和漏洞。可以说这次劫机事件给中国敲响了警钟,加入国际公约不等于完事大吉,以暴力劫持民航飞机和破坏民航设施的事件离我们并不遥远,就在我们身边,随时都有可能发生,要提高警惕啊。”

  影响

  打击暴力犯罪提上日程

  1982年,我省就成立了紧急处置劫机领导小组,但是当时辽宁没有出现过此类案件,这个机构仅仅是个代号而已。1983年沈阳发生“二王”案件和“五·五”劫机事件,引起了中共中央和省领导的极大关注。
  1983年8月,公安部召开会议,要求把打击刑事犯罪的重点,转移到打击暴力犯罪上来。省公安厅进一步要求,要把侦破暴力案件作为刑侦工作的首要问题,出台《处置暴力型重大刑事案件的应急措施方案》(试行)。根据会议决定,刑侦调度室制度在全省全面建立。同时各地成立刑事侦查机动队(后改称特警队),提高快速反应和总体作战能力,多钟侦破方式和各项侦破设施得以积极运用,刑侦装备得到空前改善,使全省专案侦查工作迈上了一个新台阶。1983年,全省共发生暴力案件64起,年内破获51起,同时破获预谋暴力案件50起,其中预谋劫持飞行器案件7起。
  1984年8月,省武警总队直属航空大队正式组建,负责航班空中安全保卫工作。
  1986年6月,省公安厅召开全省政保工作座谈会,强调对预谋劫机、劫船、爆炸、杀人等案件,都要摆到突出位置,快侦快破,做到先发制人,把犯罪活动消灭在预谋阶段。
  1987年4月,省航空安全领导小组第十一次会议在沈阳召开。会议强调航空安全领导小组在平时履行协调领导职能,遇到紧急情况履行处置职能。同时明确领导责任,搞好综合治理,完善反劫机机制。同时撤销省武警总队直属航空大队,由民航组建民航安全队伍。空中安全保卫工作移交民航部门负责。
  1989年10月,省航空安全领导小组在桃仙机场举行地面反劫机演习。

责任编辑:王聪
打印】 【我要纠错】 【主编信箱】 【返回】【更多>>
 
更多关于劫机 东塔机场 的新闻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广告服务  |

Copyright ©2000 - 2009 www.lnfz.cn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网站各类信息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制作单位:辽宁法制报社  技术支持:世纪中天   备案:辽ICP备0901150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