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综治 政法 稳定 法案 消费 焦点 政务 拓安 文化 互动节 缘藏

特稿

旗下栏目: 特稿 观察 调查 关注 要闻

“披着羊皮”的民间借贷

来源:辽宁法制报 | 作者:记者 白国军 石健 | 发布时间:2017-05-12
  民间借贷,犹如黑色江湖。一旦迈入,等待的可能是万丈深渊,甚至万劫不复。继本报两篇报道《透视民间借贷的黑色江湖》《民间借贷的毁灭与救赎》见报之后,民间借贷的初步形象已经展现在公众面前。
  大学生校园贷、裸贷、P2P……如今,民间借贷正朝着多元化方向发展,本期系列调查围绕民间借贷的多元化进行探讨。
 
  多元化之P2P:“跑路潮”之后一地鸡毛
 
  P2P,其实看得见,摸得着。
  对于很多涉足过P2P的人来说,眼看着投资后的巨大利益,自然要不顾一切地扑上前去。然而,归途往往是不见收益甚至血本无归。
  在讲述P2P之前,不妨对它有个粗浅的认识。P2P是一种个人通过第三方平台在收取一定费用的前提下向其他个人提供小额借贷的金融模式。从这一概念中能提取到几个关键词:“个人”“第三方平台”“小额借贷”。“个人”代表了P2P的用户群,它不单指独立的个体同时也包括小型企业,表示P2P面向的是社会大众,并不像很多传统借贷只面向大企业。“第三方平台”即由第三方来发布信息将借款人与理财人撮合,对资金实施统一操作并对安全提供保障。“小额借贷”,不仅强调了P2P平台操作的理财投资金额不大,即参与门槛很低人人都能投资,还提供了传统小额借贷所不具有的高利率,突出了其相较于其他模式的优势。
  P2P,无疑是互联网时代下的产物。“P2P太容易赚钱了,方法简单,明目也多,自然就成了圈钱甚至诈骗的新方式。”沈阳市公安局皇姑分局一位从事网络经侦的民警这样说。
  的确,早在两年前,有关P2P的负面报道就已经见诸报端。2015年9月,深圳警方联合经侦大队火速前往P2P巨头融金所,现场带走包括高管在内的18人进行调查。事实上,这次调查并非针对融金所一家,还针对其他平台展开,调查P2P有没有设立资金池、有没有发假标、自融。甚至,还是一场更大范围的调查。“为了规范互联网金融行业发展,监管部门联合各地公安经侦部门加强了对互联网金融企业的了解调查。”融金所在9月10日对外公告中表示。针对P2P的规范调查,汇通易贷CEO陈海强了解到的情况是,警方的调查将会持续到当年年底。有P2P业内人士指出,这主要是为了贯彻广东省“防范和打击非法集资”的重要精神。同时,一位P2P平台负责人了解,此次行动是全国公安部门统一行动的一部分,但不是特别针对互联网金融。
  互联网“扫毒”风暴就此拉开序幕。
  随着核查风暴来袭,多家P2P平台加速银行存管。在业内人士看来,借助银行存管,P2P平台触碰资金的难度比较大,可以解决平台资金池的问题,对于挪用借款人的资金会更加困难。这样,平台承受的法律风险就减少一点。
  规避法律风险,一直是民间借贷饮鸩止渴的办法。
  很多人开始意识到,钱有可能要不回来了。于是,投资人开始拉QQ群、微信群,很快,他们就成立了一个接近百人的社交群,里面,全是借钱给P2P的用户。
  显而易见,P2P已经被“玩坏了”。据有关媒体报道,在P2P成为互联网金融新宠的2013—2014年,大小公司争相贴签,直到2015年5月,上市公司多伦股份还将公司名改为“匹凸匹”(取P2P谐音),被称为“奇葩更名”。
  但下半年随着大批P2P公司的问题暴露,一波波“跑路潮”袭来,业内又对它避之不及。
  到了2015年,多数从业者都不愿说自己是“P2P”公司,而改称为笼统的“互联网金融”公司,行业也被简称为“互金”行业。他们发明了“P2B”“B2B”“X2P”“P2G”“A2P”等诸多词汇以避开名声坏了的“P2P”。
 
  多元化之“校园贷”:成长与烦恼
 
  小崔,大连工业大学大二学生。在周围人看来,这正是无忧无虑享受校园时光的年纪,然而,小崔每天的大部分时间都是闹心。“学校的旁边就是周水子机场,以前最爱看飞机起起落落,现在听到飞机的轰鸣,只能让自己更加闹心。”
  闹心,甚至懊恼,是小崔这类群体的一大特征。
  缘何如此闹心?小崔开启了有关“校园贷”的讲述。在讲述的开始,小崔拿出了手机,记者看到,在短信功能里,都是一条条来自莫名号码的催债短信。“崔先生您好,您的贷款剩余16053元,请立即还款,否则本公司将通过法律程序予以介入。”几十条的短信,几乎每天都会发,而就在前两天,小崔还收到了一家来自律师公司的公函,内容依旧是催债。
  小崔到底欠下了什么债?随着记者的深入调查,可怕的“校园贷”逐渐浮出水面。据小崔介绍,这笔欠款源自初中同学的一次求助。
  赵玉祥,小崔的初中同学,据小崔回忆,已经多年没有联系了。而就在一年前的同学聚会,两个人再次建立联系。没过多久,这位同学向小崔拨打了电话。“说让我注册一个账户,是上海一家公司开发的校园贷,绝对没风险,注册还能得到几百元的奖励。”没有任何的防备与戒心,小崔立刻按照赵玉祥的要求注册了账户。
  对于小崔来说,起初无所谓的心态,已经种下恶果,现在只能自食其果。“因为他当时和我说得很清楚,因为有急用,所以贷款一部分钱,提现之后由他每月进行偿还,我什么都不用管了。”记者注意到,这也是该APP平台的一大漏洞,注册内容并没有经过严格审核,只要是大学生身份就可以注册贷款,自然而然其后的贷款用途不得而知。
  就这样,小崔帮助赵玉祥顺利地贷款24000元,按月还款,两个月内还清。起初的几个月里,赵玉祥的确都按照规定还款了,这样,也使得小崔对这位朋友没有了任何戒备之心。
  没过多久,小崔再次接到了赵玉祥的电话。“能不能再帮助我找几个同学注册下账户,我现在创业,资金紧张,以后我有钱了,一定不会忘了你们。”对于这一次的请求,起初小崔犹豫了,如果说,自己注册账户是同学情谊的话,那么让素不相识的其他同学注册能行吗?
  “一方面我在班级是班长,挺有号召力的,另一方面当时就像被洗脑了,就按照他说的去做。”就这样,小崔先让寝室的三位同学注册了账户。但是,让小崔没有想到的是,借贷并没结束。根据小崔介绍,小崔又在短时间内相继让几位大学同学注册了账户,合计17万余元。
  注册结束了,还贷停止了。
  就在小崔已经没有任何问题时,他的手机接到了一则催款短信,除了他,还有他的同学。从去年11月至今,已经有半年的时间过去,眼看着自己和同学们的钱还不上。小崔只能多次去找赵玉祥,而赵玉祥给出的解释是,现在没钱,缓一缓再还。
  “就在前不久再找他,已经找不到人,电话停机,微信也把我拉黑了。”人间蒸发。
  “每天都是催贷信息,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期间,小崔也曾向学校、公安求助,然而都没有得到较好的回复。“虽然警方已经立案,但是牵扯了多地调查,很麻烦。”更让小崔担心的是,小崔曾咨询有关律师,律师表示,如果不能向赵玉祥追债,那么还债的主体应该是小崔,与此同时,除了自己的钱要还,还要帮助同学还清17万余元的贷款,眼看着加上利息,欠款越来越多,小崔不知道该何去何从。
  记者了解到,有人把发放“校园贷”的民间机构,比作校园里一个披着羊皮的狼。这么说一点都不为过。从校园贷的借贷特征,就可见一斑:收费高得离谱。校园贷利息费用有多高,没多少人能说得清楚。从调查情况看,校园贷利息费用大都在20%以上,如果算上利息费用提前扣除,校园贷实际借款成本远超30%,更有甚者高达120%,是银行同期贷款利息的21倍之多。靠着“互联网+”的喙头,大学生仅凭个人身份证、学生证就可上网申请贷款。各中介平台纷纷标榜零首付、低费率,零费率等等,学生一旦申请网络贷款,拿到的却是价格虚高的电子产品。
 
  探讨:何以突围民间借贷之困
 
  对于民间借贷来说,传统意义的“高利贷”已经在法律上有了一定的掌控。但是,对于犹如春笋般新型民间借贷的出现,法律的相对滞后,就必然导致了相关问题的出现,甚至扰乱、打破了金融市场。对此,有效地规范民间借贷的多元化市场势在必行。
  2015年12月28日,针对网络借贷领域的管理办法终于出台,银监会会同工信部、公安部等部门研究起草了《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业务活动管理暂行办法(征求意见稿)》(以下简称《办法》)。
  此监管办法从传言到变成现实,已过去两年多。《办法》将网络借贷(包括P2P即个人网络借贷)定位为信息中介,规定其不得提供增信服务,不得设立资金池,不得非法集资,不得为自身或关联企业融资,不得承诺保本保息,禁止发售银行理财、券商资管、基金、保险或信托产品,不得开展针对借款人的线下业务等。同时,还要求P2P公司在官网显著位置公布逾期金额、代偿金额、逾期率、坏账率、投诉情况等。可以说,对于P2P行业过去两年间的种种灰色地带,此份法规均划定了边界。而在监管缺位的过去两年间,P2P行业野蛮生长,高歌猛进。
  一夜暴富,也可以一夜倾覆。
  2015年12月8日,新华社发布消息称,一家融资规模高达700多亿的P2P网站以及关联公司在开展互联网金融业务中涉嫌违法经营活动,正在接受有关部门调查。目前,该公司网站已无法访问。之前,其网站显示交易量突破730亿,投资人数490万。在网贷论坛的30天成交额排名中,它高居首位,比第二名整整高出60%。
  对此,北京盈科(沈阳)律师事务所李大超律师认为,互联网金融市场目前存在几大风险,即道德风险,即P2P平台可能会虚构借款人信息,其实是为自己融资;资金池风险,具体包括平台卷款跑路风险和私自挪用资金的风险;信用风险,由于P2P属于信用贷款,大多数贷款人没有抵押物,没有资产证明,甚至没有工作单位,再加上低门槛、高参与度,使得P2P的流动性很高,由此可能会面临一些借款人无法准时还款的情况;坏账风险,即由上面说的信用风险衍生出坏账。如果P2P公司善于风控,则会事先做好坏账准备,保证公司正常运营。但如果公司不善于风控,一旦坏账率升高,平台需要大量垫付,流动资金不足,公司就可能会无法赔付并面临倒闭。网络风险,由于P2P是一个建立在网络上的理财方式,所有资金都存在平台自由的银行账户中,所以对网络平台的安全要求很高,一旦遭遇黑客攻击,平台重要信息泄露的话,投资人的资金很有可能会被盗取,这也是为什么要提出加强对P2P网贷的监管。
  据报道,自2016年3月9日,河南牧业经济学院2014级学生郑德幸因迷恋赌球,利用28名同学的身份信息,通过网络借贷从十几家贷款公司贷款58.95万元,因经济压力巨大无力偿还,选择跳楼自杀。此后,校园信贷问题逐渐被曝光,引发社会关注。
  去年6月份,校园贷曝出“裸条”借贷,女大学生通过网络借贷平台借贷宝,被要求“裸持”(以手持身份证的裸照为抵押)进行借款,逾期无法还款则被威胁公布裸照给家人朋友。京华时报记者曾于8月26日报道暗访“裸条”借贷全过程。
  李大超表示,校园贷从2014年开始兴起。该产品之所以能出现,还是因为有市场需求。目前,整个互联网金融是小额分散的形式,很多都是信用贷,如贷款者未能如期还款,逾期的利息将越滚越大。他认为,贷款平台在严格审核人证合一、核实贷款汇入贷款人账户的同时,更要尽到风险提醒的义务,让大学生明白不能如期还款的后果,“让他们明白风险所在”。
  李大超认为,我国的大学生在高中毕业后,其社会发展能力与一些国外同龄人相比是相对滞后的。在这种情况下,政府部门应该加强监管,不应该允许向大学生推出这种贷款。
  而就在前不久,教育部和中国银监会联合发布《关于加强校园不良网络借贷风险防范和教育引导工作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加强对校园不良网络借贷平台的监管和整治。这说明教育部和银监会在发现校园金融市场问题后,很快做出了积极反应,正在进行规范、引导。
  记者梳理发现,《通知》涉及加大学生消费观教育力度、加大金融和网络安全知识普及力度等内容。而针对不良网络借贷监管,地方金融办(局)更多是“密切跟踪”和“风险提示”。针对“建立校园不良网络借贷实时预警机制”“建立应对处置机制”等内容没有进一步展开阐释。李大超表示,规范校园贷市场需要教育、金融、工商、公安等多部门综合治理,但现在的尴尬在于诸如教育管理部门和高校等机构监管校园贷缺少法律依据。特别是金融监管部门,在网贷监管细则没有正式生效前,在合格主体、执法依据上都存在瑕疵。
 
  记者手记:补上监管这个短板
 
  有人间正道,自然就有野路子。对于民间借贷来说,很多衍生的多元化就已经朝着野路子发展。如果说,民间借贷是个江湖,那么监管部门及相关法律法规就是庙堂。无论是居庙堂之高,还是处江湖之远,都应该有一个契合点,将二者联系起来,继而形成规范,让这个江湖少一些血与泪。
  无论是校园贷也好,P2P也罢,都离不开政府的监管,法律的规范。以“校园贷”为例,相关部门对相关平台的监管也还存在问题。监管部门没有积极的作为,也没有积极查处,导致了这样的现象还继续存在,贷款平台是否合法合规的问题不能及时予以清理。今年4月,教育部办公厅和中国银监会办公厅共同发布相关通知,要求加大不良网络借贷监管力度;加大学生消费观教育力度;增强学生金融、网络安全防范意识。而在有关专家看来,这并没有界定或解决核心问题,从通知的内容上来看,它没有明确这个领域谁来管,没有明确监管部门的权力边界,所以这个通知只是一个倡导,或者说警示大学生网络贷款金融贷款的时候要注意什么,要保障自己尽量避免陷入纠纷。
  再看看互联网借贷市场,P2P行业很多是民间金融公司。有人曾这样说,民间借贷转型还有一个原因是P2P做的业务大部分是银行不愿意做,或者在银行里面的信用评级不算是特别优良的一级用户。因此,暴力催贷或者被借贷方跑路就此衍生。
  规范,是首当其冲的。而如何规范,离不开立法这个顶层设计,只有法律层面及时跟进,相关职能部门才能够及时打击防范,最终才能让互联网金融市场走向良性循环。

Copyright © 2017 辽宁法制报 版权所有 辽ICP备09011507号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广告服务 |

辽公网安备21010202000026号 辽公网安备
2101020200016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