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综治 政法 稳定 法案 消费 焦点 政务 拓安 文化 互动节 缘藏

聚焦

旗下栏目: 聚焦 经验 创安 人物 基层

社区日间照料站服务养老的“短与长”

来源:辽宁法制报 | 作者:王聪 | 发布时间:2016-07-25
  编者按:
 
  近年来人口老龄化的发展速度在逐步加快,根据资料显示,中国人口老龄化已达到较为严重的程度。
 
  而据全国老龄委数据显示,2015到2035年,中国将进入急速老龄化阶段,老年人口将从2.12亿增加到4.18亿,占比提升到29%。
 
  同时,随着30多年的计划生育政策的执行,独生子女家庭在不断增多,老年人口寿命大幅延长,老年人,尤其是空巢老人如何养老等问题已成为社会各界关注的焦点。
 
  面对人口老龄化日益加重的局势,政府将社区日间照料站作为补充。
 
  社区日间照料站是一种介于家庭养老和社会养老之间的养老方式。对于子女不在身边和上班忙白天没时间照顾老年人的家庭来说,日间照料服务是一种不错的选择。
 
  我们在报道中曾多次关注社区日间照料站,那么如今我省社区养老又有哪些新发展呢?



向老年人进行普法宣传
 
  【老经验·回眸】
 
  日间照料站被多次报道
 
  在沈阳市沈河区滨河街道双路社区有一个老年人日间照料站,每天上午,老年人日间照料站的屋子里总是满满的。老人们一起打乒乓球、下棋、打牌、聊天、交流感情,老年人日间照料站已经成为名副其实的老年人之家。
 
  老年人日间照料站为老年人提供了一个老有所乐的地方,而为了能够更好地为老年人服务,双路社区还在老年人日间照料站的基础上作了许多有益的探索,如开展“家庭模式养老院”活动,组织社区内志愿者与需要居家看护的老人进行结对服务。目前,社区已经签订了2618对邻里互助协议书,组建了日托照料、上门服务、护理陪护、代购代买、配餐送餐、家政服务6个老年人服务组,使老年人不出小区就能解决生活上大大小小的困难,享受到“相邻是福、相识是缘、相助是爱、互帮互助”的邻里互助养老生活。
 
  2011年10月17日《辽宁法制报·综治专刊》一篇名为《日间照料站:填满老年人孤寂的心》的报道,详细的报道了沈阳市沈河区滨河街道双路社区日间照料站所发挥的作用,他们每月开展“邻里大都会”活动拓宽老年人知识面、开通服务专线服务社区老年人、开展“家庭模式养老院”活动,解决老年人大大小小的困难。
 
  在鞍山市铁东区钢城街道八卦社区,这里的老年人幸运地拥有了一个“家外之家”——老年人日间照料站。这间日间照料站坐落于八卦社区办公楼里最好的房间,站里有图书室、健身室、夕阳红热线等,在挂有“棋牌室”的两间屋子里,十几个老人正在兴致勃勃地打牌。而在另一间“保健室”里,铺着雪白被单的保健床一字排开,社区从专业学校请来的保健医师,正在为老人们进行日常的身体保健。
 
  72岁的付秀云在八卦社区住了50多年,儿女都成家后,她成了“空巢老人”。“我每天早晨8点半就到这里,和老姐妹们打牌聊天,下午4点再和她们结伴回家,现在我白天在这里玩,晚上回家睡,生活挺快乐的。”付秀云说。
 
  2012年7月9日,《辽宁法制报·综治专刊》以《日间照料站:“空巢老人”的家外之家》为题,报道了多地社区日间照料站所起到的效果,它的发展为“平安家庭”的创建起到了良好的助推作用,更为打造安定有序的治安环境、优美文明的社区环境、诚信友爱的人际环境、安全健康的成长环境增添了新力量。



组织老年人活动
 
  【老经验·回访】
 
  照料老人更加规范,还能主动上门服务
 
  回顾往年的报道,不难看出日间照料站在我省推进平安建设中所起到的实质作用,几年的时间过去了,随着平安建设的深入推进,社区日间照料站也在不断的发展,并发挥着他们独特的作用。
 
  连日来,记者走访了抚顺市东洲区老虎台街道惠民社区和朝阳市喀喇沁左翼蒙古族自治县大城子街道昌盛社区的日间照料站,发现日间照料站不但更加规范,而且它的服务已经进行了延伸。
 
  日间照料站更加规范
 
  朝阳市喀喇沁左翼蒙古族自治县大城子街道昌盛社区党总支书记赵长军告诉记者,昌盛社区日间照料站成立于2008年10月。2015年7月,昌盛社区迁到新的办公场所,把社区日间照料站的面积扩建到70多平方米,并由1名社区工作人员和1名社区公岗人员及爱心党支部党员志愿者来管理日间照料室,每天到社区照料老年人,日间照料站也更加规范了。
 
  前不久,记者来到昌盛社区采访时,几名老年人正坐在日间照料站床上看着综艺节目,时而发出爽朗的笑声。
 
  “我们每周都会来这里几次,一起看电视、打扑克、下象棋,这生活是越来越丰富多彩了。”65岁的丛秀清老人乐呵呵的对记者说。
 
  目前,昌盛社区日间照料站为老年人提供了休息床位4张,一个单独的洗漱卫生间,一台52英寸的液晶电视,一台DVD播放机,并为老年人配备了颈部按摩器、磁疗仪、血压计、药品箱等器材,使老年人在这里享受到了无微不至的服务。
 
  此外,昌盛社区日间照料站内有一个规范的厨房,吸烟机、液化气、消毒柜、电饭锅、电磁炉、餐桌餐具等供老人用餐的设施应有尽有,这无疑使日间照料站营造了很好的家庭氛围。
 
  “我们经常三五结伴来到这里做饭,不但缓解了我们老年人的寂寞,更促进了邻里和谐。”丛秀清老人对记者说。
 
  赵长军告诉记者,昌盛社区以现有的日间照料站为依托,把为老年人服好务作为宗旨,积极开展各项老年活动,如举办的乒乓球比赛、老年人书法比赛、扑克比赛等,丰富了老年人的业余文化生活。
 
  王某是社区的一位年近古稀的老人,因子女不在身边,而且性格内向,常常抱怨生活无趣。社区工作人员在走访中了解情况后,将其带到了社区日间照料站,在与身边的老年人慢慢接触后,王某不但与大家成为了朋友,更培养了自己的兴趣爱好,积极参与社区组织的各类老年人活动,性格也渐渐变的开朗了起来。
 
  “老年人既是社区的服务对象,又是社区的宝贵财富,今后,我社区将发展上门服务、日间照料室服务、志愿者参与服务等方式为老人提供日常生活照料、疾病护理以及精神慰藉等方面的服务,将社区日间照料服务工作不断推向新阶段、创造出更好的成绩。”赵长军对记者说。
 
  日间照料站服务延伸
 
  抚顺市东洲区老虎台街道惠民社区党总支书记张玉华告诉记者,惠民社区日间照料室成立于2006年,内设床位4张,电视机、饮水机、足浴按摩器等设施,以日间照料室为依托,配备了健身康复室、图书室、文化娱乐室等场所,由二名专职人员负责,常年为社区内老年人提供免费服务。
 
  在惠民社区30平方米的图书室中,有近2000册文化、专业类书籍,每天都会吸引众多老年人前来。
 
  “老年人不会智能手机,而图书就成为了他们的首选,因此这里也成为了老年人最为喜爱的地方。”张玉华对记者说。
 
  为了丰富老年人的业余文化生活,惠民社区建立了120平方米的文化娱乐室,室内设有投影仪、音响设备、麦克风、数码相机、电视机、DVD等设备,可同时容纳200人进行文化娱乐活动,同时社区还设有麻将室、棋盘室、扑克室和乒乓球室,为老年人提供了一个优质的活动场所。
 
  “我们经常在这里排练节目,排练好后就为居民演出,现在社区的服务真是越来越到位了。”一位社区老年人对记者说。
 
  近年来,惠民社区对日间照料室进行了整体改善,新建了厨房和餐厅。厨房建筑面积15平方米,内设冰箱、消毒柜、排油烟机、电磁炉、电饭锅、餐具、餐桌等物品;室内还设有沙发、茶几和报纸、杂志,可供老人们就餐、休闲使用,“辖区内孤寡老人、独居老人需要照料时,我们会为他们提供就餐服务,就餐只需收成本费,并为她们提供免费服务。”张玉华对记者说。
 
  如今,惠民社区日间照料站已将服务进行延伸,因社区中许多老年人身体不好行动不便,惠民社区便将日间照料站原有的被动服务变为了当下的主动上门服务。目前惠民社区工作人员经常到有实际困难的老年人家中走访,并定时与其取得电话联系,询问老年人的身体状况,提供力所能及的帮助。



老年人在做养生保健理疗
 
  【创新】
 
  社区养老不断推陈出新
 
  社区日间照料站的服务质量和发展水平却是不平衡的。
 
  社区养老和居家养老的方式在不断推陈出新。
 
  民间组织介入日间照料站
 
  鼓励允许民间资本的注入,允许民间组织介入养老服务事业是未来的发展趋势。既然民间组织可以介入到机构养老中,也可以介入到社区养老事业中。
 
  沈阳首个大型“公建民营”养老院——沈阳康利托老养护院坐落在铁西,拥有1200个床位,推行“医疗+养护”模式,开设临时养老、临终关怀等特色服务。
 
  由政府出资修建,再交由社会专业团队运营,这种被称为“公建民营”的养老机构在铁西区出现,在沈阳市尚属首个。
 
  为缓解老龄化社会对养老机构的巨大需求,铁西区由政府出资9000万元建设占地10000平方米,建筑面积43457平方米的养老中心。养老中心建筑宏伟,中心内有花园绿地,中心东侧还有大型休闲广场,入住的老人不仅可享受安逸的都市生活,从交通上更便于老人子女前来探望。
 
  为了让有各种养老需求的老人都能入住养老中心,中心的20%设置为高档养老区,50%至60%设置为中档区,20%设置为普通区。
 
  很多住进养老院的老人面临最大的问题就是医疗护理难题。为此中心设置护理院,让老人们小病不出中心就能得到很好的救治和护理。根据一些家庭子女外出,短期不能照顾老人的现状,中心推出日托、周托的临时养老区。安排40张床位,对重病老人提供临终关怀服务。此外,针对身体不便老人洗浴难题,中心还将专门开辟为特殊老人服务的洗浴馆。
 
  智慧社区+居家养老
 
  4月29日,沈阳市五里河居家养老服务中心将智慧社区和居家养老合二为一,首批10位空巢老人开启了24小时高科技智能养老生活。
 
  当天,83岁的朴大娘的手腕上戴上了一块像手表似的智能养老终端设备,不管在哪儿遇到了紧急情况,只要按一下“手表”上的红色按键,五里河居家养老服务中心的后台坐席就会接收到报警信号,系统会对配戴者所在位置进行定位,并派出专业人员提供紧急服务。
 
  朴大娘的三个儿女都在国外,孤身一人居住在沈阳,是一名空巢老人。她每天三餐都在五里河居家养老服务中心解决,中心还有医疗保健、健身和娱乐项目,朴大娘在这特别安心。
 
  五里河居家养老服务中心主任刘双萍告诉记者,服务中心里像朴大娘这样自己一人居住的老人不在少数,虽然平时服务中心经常派人上门查看,但还是对他们的居家生活不太放心。给老人佩戴上智能终端设备后,就相当于可以对他们进行24小时的照顾。目前服务中心设置了24个后台坐席,随时为老年人提供智能服务。
 
  除服务中心外,老人的子女只要在手机上下载一个APP也能接收到老人的报警信息,及时了解老人情况。智能养老终端会对老年人的血压、心率、血糖等数据进行监测,对老年人身体的异常情况进行预警,并定期上传数据并形成报告给服务中心和老人子女。
 
  企业与社区共建养老示范点
 
  4月26日上午,辽宁某养老公司在沈阳市和平区太原街道沈阳站社区,举行了“携手创建居家养老示范点暨老年大学进社区”活动启动仪式。
 
  据了解,该公司于2015年12月注册成立以来,他们深入分析沈阳市、辽宁省及全国人口老龄化状况、特点和发展趋势,从老龄人口以居家养老为主的国情出发,决定将养老产业定位在服务居家养老上。
 
  公司在全省范围内,在有条件的社区,有计划、有步骤地与社区携手创建社区居家养老示范点。平时积极开展宣传与理论研究活动,积极开展包括医学心理学和社会心理学讲座、老年人饮食与健康讲座、老年病的保健讲座;老年心理抚慰、老年人婚恋阶段心理学等保健讲座。
 
  示范点还会开展助老服务工作。一是“生活保姆”服务。以生活自理有困难无人照料的失能、半失能老人为重点,受其子女委托,推荐“生活保姆”,为老人提供日间或全天候照料服务。将建立起全省照料失能、半失能老人生活的“保姆服务”网络和服务体系,及时快捷为他们推荐品能兼优的生活保姆。二是组织相关人员定期免费为示范点社区老人开展医疗咨询、义诊活动。
 
  此外,示范点还将开展精神抚慰服务,发挥雷锋志愿者团队作用,开展敬老助残、扶危济困、传承文明、播撒爱心活动,使之成为成常态化。
 
  [短板]
 
  ■社区日间照料站处于闲置状态,利用率低
 
  部分社区配备了比较全面的硬件设施,但在日间照料站老年人主要在棋牌室打牌和看电视。其余服务场所基本上处于闲置状态,不具备功能、无人使用。一方面,社区缺少对日间照料站服务内容的宣传,造成老年人不了解日间照料服务内容,无法进行参与。另一方面,受到传统观念的影响老年人不愿离开家养老。
 
  ■社区日间照料站缺少专业性的服务
 
  部分社区日间照料站只是提供简单的生活照料服务如提供午餐、上门服务,定期召集老年人组织观看文艺演出、唱歌,来丰富老年人的业余生活。但由于社区工作人员对社区日间照料服务的认识不足,社区自身能力不足,服务人员没有受过专业培训,只是停留在为老年人提供日常生活服务,无法满足老年人个性化需求。
 
  ■资金渠道单一,缺少社会参与
 
  社区日间照料站的建设主要靠政府资金投入。虽然部分社区获得政府的资金支持,配备了相当完善的硬件设施,却忽视了软件的投入。一些社区日间照料站只是配备两名社区居家养老公益岗位人员,缺少专业的服务技能,不具备后续日间照料站为老年人服务的能力。另外部分社区支持网络不足,缺少社会组织的参与。
 
记者 李滢乐 董楠/文 记者 赵敬东/摄

Copyright © 2017 辽宁法制报 版权所有 辽ICP备09011507号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广告服务 |

辽公网安备21010202000026号 辽公网安备
21010202000165号